动画、漫画观后,另外是狡朱、斑夏、夜日、赤白的死忠粉

龙与虎之外:大智若愚的配角们

两情相悦可遇不可求(虽然自己也并不会将需要由自己去争取的全推托给命运,只不过尽人事后,终究还是得听天命),周围的旅人来来去去,错过失去与道别才是人生的常态。总是遥望远方,最后才惊觉真爱其实早已在身旁的这种剧本,我们早已熟悉不过。因此这次自己最感兴趣的,反倒是三位配角如何应对他们的──求而不得。

(一)北村佑作

北村总共被甩了两次。而他面对两次失恋的态度也蛮不一样的。

第一次纯粹是乱枪打鸟,抱着为自己的高中生活添上色彩的,这种并不称得上是纯正的念头,去打听到了大河这个女孩。北村不认识大河,他对她的理解仅仅停留于「性格直爽的美少女」,他说,我迷上你了,那仅仅只属于表层的迷恋。果不其然地,被大...

浅谈1146与3803、癌细胞

(一)1146与癌细胞

1146与癌细胞之间的对立很有戏剧张力,颇有pp里狡啮与槙岛的宿敌之感。当然背景设定不同,让狡啮与槙岛结下不解之缘的是仇恨,而让1146与癌细胞不得不对立的则是身不由己,对于两人而言都是。

1146遗憾自己无法扭转癌细胞的命运,癌细胞悲愤地表示错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个世界,两人约定好再次见面要亲手了结彼此,虽然结局会是什么目前也还说不准,但至少不会像狡啮与槙岛落得玉石俱焚的下场,对于作者的这点信心还是有的。

1146的温柔以及理解,让癌细胞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,1146是世界上唯一能理解自己的绝望的人。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可惜无法以同怀视之。或许,对于注定不容于世的癌...

兆麻與日和的悲伤──78话观后

一个月又过去了,趁着79话的汉化还没释出,赶紧来记记78话为止的感想。(其实是因为瞥到79的剧透心一惊)

(一)前言
雪音跟绯……先跳过,隐约感觉有什么阴谋正默默酝酿着,像是种暴风雨前的宁静。看着他们我总是心惊胆颤,很担心善良的雪音受伤害,也很害怕雪音的心理起伏影响到夜斗。

大黑跟小福哪怕是跟踪雪音的鬼鬼祟祟,一次就好,他们对雪音這麼放心實在讓人很不放心…

(二)兆麻对人神互动的看法

批判
这一话的兆麻很吓人,前一秒还在担心日和灵魂出窍的安危,下一秒却又毫不留情面地斥责日和对夜斗的情感。

除了关心或可怜日和,兆麻更像是把自己对毘沙门的求而不得,(并且因为夜斗不收他作神器,又迟迟找不到新神...

夜斗與友人

(一)你是我活下去的力量(误导向)-毘沙门

两个冲动的人总是不好好沟通就打起来了,夜斗不好好把话说清楚的个性,从他最初默默忍受雪音的叛逆就可看出端倪。还有夜斗不是很珍惜自己的生命,怎么就放任自己几百年来持续地被误会,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?

兆麻保护主人的方式就是什么都不跟對方沟通,等出了大事再焦头烂额地替她收烂摊子,这不像守护,反倒像是溺爱。被蒙在鼓里的毘痛苦了多少年,还把夜斗整得死去活来。

兆麻说,因为毘娜对夜斗的恨是她活下去的力量,所以迟迟不告诉她真相,那兆麻有想过如果夜斗真被毘杀了怎么办,他忍心看恩人几百年来被误会最后因他而死,毘沙门的命是命,夜斗的命就不是命?

话说回来,全族无...

夜斗與日和

前期总觉得这位女主角的存在感挺薄弱,因为她不像阿篱有明确的技能,在战场上,日和对于夜斗,并不像阿篱的灵力之于犬夜叉那么不可或缺。阿篱是战友,但日和姑且算作夜斗的一般友人。事实上日和能做的事就是提高警觉保护好自己,以免成为敌人要挟夜斗的人质。

一场车祸使得日和与夜斗的命运紧紧相连。起初日和是为了请夜斗帮她治好灵魂出窍的问题才和他保持联系,但刚遇见日和时,夜斗正因伴音的辞职忙着寻觅神器,而找到后又花了好一段时间与雪音磨合。于是夜斗虽然跟日和收了无数次香油钱,但日和的愿望就这么一直被搁在一旁。在这途中,说是热心也好习惯也罢,日和就这样帮了夜斗一个又一个的忙,渐渐地忘记了她的初衷,或者不如说是她的愿...

夜斗與他的神器

夜斗

有着鲁夫的孩子气、高中生男子的没节操、巴卫过去的阴狠,和一个比六道鲭人还要渣一百倍的老爸。同时与财神与穷神交好,副业是画死对头的同人本卖给对方的手下。若是以犬夜叉来比喻,大概就是毒舌爱撒娇、有着杀生丸战斗力的七宝拿着一把会说话和进化的铁碎牙。

夜斗至今仍被原生家庭所束缚着。诞生于自私的父亲所许下的自私的愿望,他从小就被当作杀手一样培养。尽管后来他遇见了日和与雪音,尽管他总是在雪音与日和的面前撒娇闹脾气,尽管他救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路人,夜斗却又能时不时地回到父亲与野良身边,重蹈覆辙,过着杀人不眨眼的生活。

虽说回到以往暗无天日的家并不是出自于夜斗的本意,但在向雪音解释一切时,他并没有说...

最后一个有你的夏天—萤火之森观后感

(一)

将自己的克星带在身边,故事一开头就注定了银与萤的悲剧结局。

很喜欢相处十年的铺陈,不仅呈现了男女主角心境上的转变,也使得两人深厚绵延的情谊更加合理且自然。

之后的那句:「我再也等不到下一个夏天了」也才会显得如此的悲伤。

(二)

银与萤总是保持着不太自然的距离并肩行走着。同样是宁静的夏日午后,同样是一人一妖的组合,两人的背影使我不禁想起夏目与燕。只不过当夏目牵起燕冰凉的手、燕害羞地笑着说夏目真的好温柔时,我还是会替银与萤感慨的。夏目与燕和他们两相比,真的幸福太多太多了。对银和萤而言,就连知道彼此的温度都是一种奢望。

小时候的她总是毫无顾忌地笑着向银扑去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日渐成...

[斑夏]直到都习惯了彼此

[一]

一切都要从那天说起。被妖怪追赶的例行公事,一如往常地奔向了神社,唯一有什么不同的,大概就是那条绊倒夏目的白粗麻绳吧。接着遇见了斑、翻出了友人帐、与那只雪白大妖怪许下了约定、住进了同一个家。他们一路嘻笑、吵闹,目睹妖怪与人类间的对立、友谊、相恋、思念、错过与离散。

对于第一集,总是有个困惑。为什么夏目这么能轻易就相信这个未曾蒙面的大妖怪?为何斑没有在夏目承诺「死后将把友人帐交给你」的下一秒钟,直接将夏目一口吞下肚,并把友人帐占为己有呢?

夏目希望藉由斑多了解玲子的事,并把外婆所束缚的名字还给其对应的主人;而斑念在夏目是故人的孙子、以及他是解除自己封印的恩人,与夏目许下约定,静候约定...

© 悲观的乐观主义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